返回列表 發帖

[其它] 好文推薦 - 應用軟體商店吶喊彷徨

原始連結:應用軟體商店吶喊彷徨



一個程式員自由創富的時代似乎已經到來。

從去年蘋果App Store上線,到今年微軟Windows Mobile、諾基亞Symbian、黑莓Blackberry和Google Android的應用軟體商店相繼亮相,以及中國三大運營商籌劃各自的軟體商店,個人應用軟體市場的需求數量已有飛速增長之勢。

對於軟體開發者來說,如果你沒有在應用程式商店上做做開發、編編軟體,那你就不夠“潮”了,已經“out”了。

不用上班打卡、不用加班、少量資金投入,只要你有足夠的想像力和技術水準,只要你編寫的軟體夠炫,就可以上傳到軟體商店去獲取財富,而不用花費精力在產品推展和銷售上。

今年第一季度,應用軟體開發市場需求迅猛增長,各種移動開發工作室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中國開發者這潭湖水泛起了層層波瀾,面對不同的平台和業務模式,他們躁動著、拼爭著、較量著。

一邊,他們在吶喊著,為應用軟體商店的壯大。在他們的心目中,籠罩在手機軟體製造商周遭的都是昏暗的迷霧,而應用軟體商店日益成熟的開發平台和完善的利益分發體系,卻給他們點亮了一盞明燈。

另一邊,他們也在彷徨著,為多重選擇的路徑。各種平台如同一棵棵參天大樹,抱住哪棵才能經受風雨洗禮; 在進入門檻低、競爭者大量湧入的惡劣環境中,怎樣才能成為脫穎而出的“黑馬”?

《計算機世界》 本報記者 黃智軍 李敬

App Store的“軟飯”

“這一刻等了好久。”6月25日,“非魚”(網名)在他的博客上興奮地宣佈,他編寫的“輕鬆記單字”已經登上了蘋果App Store中國區第一名的位置。

非魚說,他的運氣實在是很好。“這個程式做出來後,原本只是放到論壇上給網友們用,然後就有很多網友對我說︰發到App Store上去吧,我們肯定買。我就花99美元註冊了開發者賬號,6月12日把程式發布到App Store上,沒想到,上線第一天就進入了App Store中國區的前10名。”

在現實工作中,非魚的身分是國內某知名管理人社區網站技術總監,他在App Store上的開發,其實更多地帶有“玩票”的性質。除了“輕鬆記單字”,非魚在App Store上還發布了一個“老外學漢字”的程式,每天也能賣出八九個,另外還有兩個小遊戲在等待審核透過。

相比非魚,同眾科技CEO史衛星旗下的維度工作室顯得專業得多,20餘人的規模也算得上“龐大”。自去年9月App Store上線後,同眾科技先是成立了一個小組,開發了一些基於蘋果平台的娛樂軟體和閱讀軟體。“到了今年2月,我們發現下App Store上最受關注的還是遊戲類的軟體,於是我們將小組擴大成為了維度工作室,以開發遊戲類軟體為核心。”史衛星說。

現下,在App Store中國區排行榜上,維度工作室開發的黃金礦工(Golden Miner)和掌訊書苑分別位列第二名和第五名。黃金礦工遊戲在App Store美國區收費軟體下載次數排名已經名列第64位,收益更是排到了第20位; 另一款遊戲Double Ball(雙球探險)在美國區的娛樂類軟體下載排名位列第74位。

“在去年年底我們就有收益了,但是很少,今年年初也不多。不過到了3月份,收入就開始大幅增長了。”史衛星說。

App Store的驚艷亮相,不僅讓IT巨頭們紛紛效仿,吃起了“軟飯”,更吸引了大量的軟體開發者投身其中。在中國,規模不一、形態各異的開發者和開發團隊們也在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大舞台,小演員

在蘋果App Store的宣傳中,一個關於透過蘋果iPhone(手机上网)上的App Store創富故事最能吸引人眼球。去年8月,Sun公司軟體工程師Ethan Nicholas差點繳不出房貸,剛出生的孩子的醫療賬單也堆積如山。同一時間,Sun卻宣佈了凍結員工紅利的消息,逼得Ethan考慮找新工作、甚至賣掉房子。

有長年撰寫程式經驗的Ethan於是考慮編寫iPhone軟體,並上網自學Objective-C語法,鑽研蘋果推出的軟體開發工具。在6周的孜孜不倦工作之後,Ethan以自繪圖與廉價圖片寫好了一款射擊遊戲“iShoot”,同年10月19日在蘋果的App Store應用程式商店正式被核準上架。

令Ethan驚訝的是,這款下載金額為4.99美元的射擊遊戲軟體,一天內的點擊數竟讓他淨賺了1000美元; 第二天更令人吃驚,攀升至2000美元; 第三天降至50美元,並在數周內維持著相同水準; 5個月後,Ethan淨賺約80萬美元。

但對於國內的獨立開發者和小團隊來說,這種一夜暴富的神話似乎不足以刺激他們的神經。

“一台iPhone+一台Mac機+一個開發者賬號”,這是一個專業的App Store軟體開發者的“標配”,合民眾幣1.3萬元。“對中國的開發人員來說,如果真要以賺錢為目的而去開發,成本會很高,因為一時半會兒收不回這個成本。”非魚說。

非魚的經歷頗有些“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意思。他用的iPhone是半年前為了使用而買的,不是以開發為目的的;開發“輕鬆記單字”時也沒買Mac機,而是用的虛擬機。從6月12日上線到7月14日一個月的時間裡,“輕鬆記單字”雖然平均每天只有15個的下載次數,但非魚也已經有了上千美元的進賬。“賺了一台電腦的錢。”非魚說,他已經很滿意了。

據統計,在國內,像非魚這種不計較成本、以分享創意和娛樂為主的個人開發者和小團隊占了近6成的比重。在 App Store中國區發布的產品,絕大多數都是以個人賬號發布的;而以公司形式發布的產品,80%~90%集中在業務延深領域,比如新浪網在App Store上推出的新聞和博客更新服務、騰訊的QQ For iPhone聊天軟體等,這些產品大多提供免費下載,作為企業的業務擴展和延深。

“App Store為國內開發者搭建了一個很寬泛的舞台,舞台上的‘演員’既有大中小各式規模的公司和團隊,也有形形色色的獨立開發者。”史衛星說,“演員”們各有各的特長和作秀的模式,針對的觀眾群體也不同,而且不同“演員”的作秀技法各有特長、五花八門,還可以互為補充。

舉例來說,儘管應用軟體商店模式在國內尚處於起步階段,用戶需求並不高,但一些在國外App Store發布產品的大公司,比如EA、暴雪等大型遊戲開發公司,會選擇將一些項目外包給中國的團隊,以降低開發成本。

西安的張楚(化名)就是這么一個項目型的程式員。他所在的某外包公司在年前就已經組建了一個9人團隊,專門負責App Store的開發。過完春節,公司CEO發現,Google的Android平台也有不小的商機。於是,有5年Java開發經驗、在Android上做過採用物理引擎的2D遊戲的張楚被CEO委以重任,擔任一個新組建的專注Android開發的4人團隊的負責人。

“主要是做外包項目。”半年裡,張楚已接了四五個外包項目,“基本上都是美國來的單,負責一些遊戲的客戶端或服務端的開發。”張楚坦言,現下iPhone和Android的外包項目還不是公司的主要業務,而且國內做應用軟體開發的程式員和公司也集中在北京和上海,“不過,整體上來說,項目的數量正在增多,盈利狀況也還不錯。”
史衛星告訴記者,除了在北京的維度工作室之外,他還計畫在大連等軟體基地建立開發Android應用軟體的工作室。“我們會考慮和其他的團隊合作,畢竟不同的團隊的專長不一樣,有的是善長動作類遊戲的,有一些是善長應用軟體的。”

不過同眾科技走的路子似乎要更遠一些,“我們會和別的團隊建立內容供應機製,內容發行將由同眾科技這個品牌來統一負責。”史衛星很強調自己的品牌,“倒是有很多公司找我們做外包。但我們現階段是不做的,我們有自己完整的產品體系。願意做外包的企業,往往他們在某些環節是斷鏈的,但如果出於企業創收的考慮,這也不失為一種很好的辦法。”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運營商模式不受青睞

從iPhone(手机上网)起步,慢慢將App Store上成熟的應用遷移到Android上,這已經成為發展較早的開發團隊和公司的共同思路。“事實上,不論是Android開發者的數量,還是上傳的作品量,都在迅猛增長著,勢頭完全有可能超過iPhone。”

已經開始Android開發的張楚的體會更深刻。“專業的iPhone開發對開發環境的要求較高,需要配備Mac機和開發工具,審查機製也頗為嚴格; 而Android的限制則少很多,軟體的發布更為簡單,Google還可以提供強大的數據分析工具,並且更透明。”

但在對應用程式商店的開發上,大多數的開發者們似乎也只是止於這兩種平台。“我的一個朋友用我的數據做了個Windows Mobile平台的背單字軟體,到現下還沒放上去,因為他覺得這根本不可能賣出去。”非魚說。

國內開發者們習慣將應用程式商店分為兩種類型︰ 一類是由運營商主導建設的,比如中國移動的Mobile Market和中國電信的xFace開發者平台; 另一類是手機製造業和作業系統廠商主導的,比如App Store和Android Mariket。一個很顯然的現象是,開發者們對運營商主導的應用程式商店並不“感冒”。

“三大運營商的軟體商店都很不成熟,在申請資質、上傳模式以及技術規範等方面都還沒有成型。”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運營商道統的主導模式很難保證開發者的利益。“即便都是以分成的模式來運作,現下傳出的消息是中國電信軟體商店中開發者獲得四成收入,中國移動軟體商店中開發者獲得五成收入,這比起App Market的7成收入歸開發者,少了很多。”

此外,和iPhone、Android都確立了完整的硬體規格、適合全球範圍內的各種無線網路不同的是,運營商的應用程式商店只局限於運營商所在的網路和所覆蓋的地區,一個應用程式要想獲得最大量的用戶,就不得不考慮多機型適配的問題。而機型的不同,就意味著開發環境、開發語言和開發特徵的不同,這對產品的一致性、開發的成本和技術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單就螢幕尺寸參數這個方面來說,終端螢幕越是多樣,軟體、尤其是遊戲的開發成本和移植成本也會隨之水漲船高。而螢幕參數一致的iPhone和Andriod就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我不想做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作為獨立開發者,非魚的思路很簡單︰ 等到有開發者在運營商的軟體商店上掙到錢了,他再進入。

“對剛剛起步的國內開發者來說,他們仍需要把有限的精力和成本投入到程式的構思和創意設計上,提升產品表現力以打動潛在的消費者。從這個需要來考慮的話,運營商的應用程式商店還是過於複雜了。”業內人士表示。

并非坦途

但即便是開發難度較低的iPhone和Android,對開發者來說也不是一片坦途。
“在開發者網站上申請賬號,選擇99美元的版本,一步一步下去,到最後跳出提示︰ ‘您所在的地區沒有線上App Store業務,不能網上付款購買,需要列印並填寫一張申請表格,然後傳真到1(408)8627602。’很郁悶。然後列印了那個表格,寫上自己的信用狀號和簽名,傳真……這個號碼居然一直無人接聽。兩天打了七八次,全部都是無人接聽。上網一搜,在蘋果的官方開發者支援論壇上,半年來不停地有人報怨這個傳真的問題,至今無人解決,能不能傳真成功全憑個人‘人品’。”

為了發布產品,非魚沒少折騰。他先是折騰了一個星期才註冊成功,然後等待了4天才透過身分審核,又等了3天才最終透過軟體審核,把產品上架銷售。

 
即便發布了軟體,進入軟體商店的門檻低並不意味著賺錢的門檻也一樣低。開放也可能帶來問題,比如這些應用程式商店上會擠滿數不勝數的參差不齊的應用,人們總是習慣地點擊排在前面的應用──因此,經濟學經典的“二八理論”在軟體商店也同樣奏效。只有20%的內容能夠從浩如煙海的產品中脫穎而出,被用戶廣泛接受,並佔有80%的利潤。如此發展下去,軟體商店可能無法造就一批百萬富翁,反而造就了大批移動開發民工。

“國內最大的iPhone用戶論壇 WeiPhone(威鋒網)上面,開發版塊每天只有三兩個貼子;專業的Mac開發論壇CocoaChina上面,也是死氣沉沉的,每天十幾貼而已。”在非魚眼裡,國內的軟體商店開發者談“規模化”還為時尚早。“到iPhone開發的QQ群裡你就會發現,新手很多,成熟的開發者還很少。”

史衛星也表示,目前國內能向App Store軟體商店提供產品、並真正實現盈利的公司和團隊非常少,大概只有100~200家。“和國外相比,國內的開發者還存在很大的差距,基本上連成熟的引擎都不具備,又沒有專業的美術和音效,多是以程式員為主,美術找人幫忙擺弄兩下,然後音樂東拼西湊來兩下。”史衛星說。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圖形技術的缺失也好,引擎的不成熟也罷,都可以隨著時間和經驗的增加而改進。史衛星認為,文化上的差異才是最致命的。

由於目前iPhone還沒有進入中國市場,因此國內開發者的產品開發多是瞄準海外市場、尤其是歐美市場的,這就產生了相應的問題︰囿於語言和文化的差異性原素,海外市場對國內開發者的產品接受難度頗大但反觀國內軟體商店市場─這個國內開發者受益最大的地方,國內軟體商店市場仍未爆發,用戶使用習慣也尚未培養起來。

據統計,國內 iPhone用戶主要是透過互聯網下載破解的蘋果應用軟體商店的軟體。即便是使用了App Store的用戶中,使用PC端的iTune或者透過Wi-Fi下載免費應用的比例也超過了80%。

“一說到盈利,破解版的軟體就是我們開發者最頭痛的問題。”在非魚看來,這個問題根本解決不了。

令非魚比較難受的還有用戶購買軟體的支付手段。“App Store是用美元結算的,但國內有美元信用狀的用戶本來就不多,很多人給我發短信,問我怎么用支付寶購買軟體。”非魚表示,如果聯通跟蘋果合作後,能讓App Store支援支付寶付款,“那效果肯定很好。”

國內開發者,注意﹗

1. 不論是遊戲還是應用軟體,題材都必須要貼近歐美群體的需求。畢竟目前國內軟體商店的用戶還比較少,不能把國內用戶作為主要用戶;

2. 創業初期要盡量從簡單處入手,避開弱勢環節。如果團隊裡沒有負責美術或音效等開發者,程式中就應該避開這些元素。比如有一款下載量很高的遊戲,純粹是讓用戶操縱一個小球來躲避高速移動的另外一些小球,既沒有美術也不需要音樂,但趣味性卻很高;

3. 注意看用戶的評價和打分。大部分程式的第一個版本上線後,銷量都不理想。這個時候不能氣餒,要注意看用戶提出的問題,不斷修改、完善和升級產品,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4. 對獨立程式員和小團隊來說,在創業初期最好選擇開發應用軟體而不是遊戲。儘管在開發者從App Store上獲得的收入中,遊戲收入占了60%的比重,但畢竟遊戲是一個綜合性的、多元的產品,對策劃、美術和音效的要求都很高。而應用軟體不需要太多的美術和音效,對程式員來說更可駕輕就熟。
應用商店引爆電信霸主大戰

<計算機世界>報記者 李敬

“我們很高興看到App Store達到業界前所未有的規模。”7月15日,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史蒂夫‧喬布玆(Steve Jobs)興奮地表示:在這一天,蘋果App Store的下載量超過了15億次,開發者註冊數超過了10萬人,擁有應用程式超過了6 .5萬種,用戶遍及77個國家; 而蘋果公司賣出的能夠營運App Store 中應用程式的設備也達到了4000萬部。這樣的成績自然令喬布玆感到自豪。

被App Store的成績刺激的不只是喬布玆。各企業都跟“打了雞血”似地往“應用商店擁有者”的隊伍裡扎。近日,移動通信終端製造商LG在亞洲推出了其測試版應用商店,並宣稱最晚於8月底在中國市場正式推出這一應用商店。與此同時,業界一直風傳的微軟應用商店──Windows Market place for Mobile,近日也被證實將於7月27日開始在29個國家和地區“開張”,並接收中國開發者遞交的應用。而中國的運營商們雖然口風把得很緊,但根據知情人士口中透露出來的消息,中國運營商自建的應用商店上線的日子也為期不遠。幾乎“人人追捧Store”,他們是受到了什麼魔力的吸引?

三大派厲兵秣馬

“他們最終要爭的就是未來誰說了算。”一位資深電信分析師指出,電信圍繞著應用商店的競爭,實際上是未來電信企業所有人導權的爭奪,而競爭的選手是終端商、系統商、運營商三大派別。

正如分析師所說,“三大派”都在厲兵秣馬。放眼望去,“終端派”隊伍裡,蘋果的App Store人氣如日中天,已被當做標杆;搶在LG宣佈進軍應用商店之前,諾基亞的Ovi Store和三星的Mobile innovator已於今年年初開張納客;而聯想、戴爾、惠普、宏基、愛立信等企業也在悄悄地做著準備,甚至酷派也宣稱將推出基於自身終端產品的應用商店 ──Cool mart。“系統派”中,依然是三巨頭斗法,微軟手握Market place、谷歌拿著Android Market,而塞班則背倚著諾基亞伺機而動。

相較之下,“運營派”則稍顯低調,在國外沃達豐、AT&T等運營商相繼大舉挺進應用商店業務之際,國內的運營商們則選擇了謹慎跟進,一面研究備戰,一面時不時漏點消息,既吸引人氣也試探市場回應。

以應用商店為突破口的電信業霸主爭奪戰,一觸即發。誰將贏得未來?

有人認為,移動互聯網時代有別於道統2G電信網路時代。以往封閉的運營商管控體系一定會被顛覆。但從記者近日對各家展開的採訪看,很多企業都不願在運營商發布應用商店前談過多的具體細節,這或許證實了業界關於電信企業都擔心被取消定製資格、從而都以運營商馬首是瞻的傳聞。

“運營商透過後台強大的技術,可以獲悉每一個用戶做了些什麼,從而總結歸納出該用戶的習慣、喜好等等,進而提供適合該用戶需求的貼身的、個性化的服務,從而達到精準、有效地提供業務和服務的目標。”有業內人士斷言,在中國主導電信業未來命運的一定是運營商。甚至,運營商將成為內容和服務的集成中心。

開放VS封閉

“三大派”各有長短,且各企業間縱橫交錯,關係錯綜複雜。

有著品牌優勢的蘋果向來鶴立雞群,在開創App Store模式之時,便立下了從終端設備到作業系統,再到應用商店都用自家“土產”的規矩,而運營商在它眼裡也成了傳播服務和銷售終端的管道。蘋果的這一策略在運營商處於弱勢的國外市場確實很適用,沃達豐、AT&T等運營商都曾搶著要當蘋果的“代理”,而蘋果還愛搭不理地表示,一國只能有一家運營商合作伙伴。但遇到正謀劃著主導電信產業鏈的中國運營商時,還死守著這套規矩的蘋果就不吃香了。 “比較而言,諾基亞、三星等其他終端商就相對開放得多。”一位終端專家指出,這些企業的終端不僅支援微軟的Windows Mobile、塞班的Symbian,還支援谷歌的Android,甚至支援開源的作業系統;而在運營商合作策略上,它們也沒有蘋果那麼“霸道”,甚至為運營商定製支援運營商應用商店的終端。

與此對應,有電信業內人士認為,中國運營商推出應用商店具備獨到優勢,即手機用戶量巨大。同時,運營商在移動服務平台與終端捆綁上所做的努力,也是其推出手機應用商店的另一個優勢。這就促使中國的運營商採取了聯盟的形式打造自己的應用商店。“一方面,它們基於開源軟體推出自己的作業系統手機,如oPhone、uPhone; 另一方面,又建立起廣泛的包括終端企業和平台企業在內的聯盟,支援自己的應用商店。如中國移動的Mobile Market聯盟。”這位業內人士介紹說。

更有意思的是,微軟和谷歌都採用了潛移默化的策略。一方面,它們推出自己的應用商店,另一方面,它們又都為終端商和運營商的應用商店提供平台支援。“系統商的思路還是有做‘平台’的影子,無論誰做應用商店都離不開作業系統,這至少是擴大市場份額的機會,而無論誰的用戶都可以訪問系統商的應用商店,則更是一舉兩得。”

“開放有開放的好處,封閉有封閉的優點。”電信專家項立剛表示,開放自然會整合更多的資源,引入更多的用戶,但用戶很難享受統一的服務,而且增加了用戶的流動機會。相反封閉的環境就不會遇到這些問題。“目前還只是產業初期未來,究竟哪種模式能成功,目前很難下結論,而最關鍵的還是看用戶的選擇。”

中國式難題

事實上,蘋果App Store為業界所關注的亮點之一,就是其所具有的盈利能力。由於採用分成機製,App Store對手機用戶產生巨大黏性的同時,也為蘋果和App Store開發者帶來了可觀的利潤。然而,如何收費、如何分成的問題,卻成了想要在中國以應用商店淘金的各方的難題。

“App Store的下載量已經超過15億次,每年給蘋果帶來巨大的利潤。但我們不能只看蘋果風光的表面,仔細洞察,會發現App Store的成功其實有幾個要求,比如國外用戶的消費習慣、國外成熟的信用狀制度、國外應用程式商店產業鏈的成熟度等等。”一位業內人士提醒說,如果將 App Store照搬到中國市場,誰做也未必成功。

出於擔心開發者不滿分成比例,一些應用商店淘金者已經在中國大調整分成比例,如中國移動就曾透露未來Mobile Market的分成比例將是5: 5。但也有另類的攪局者,如酷派則宣稱,已在6月推出國內首家3G手機應用程式商店──Coolmart,且現階段採取用戶免費使用的模式,而軟體則由酷派自行開發或購買。“這種模式一旦得到用戶認可,很有可能引起各方惡性競爭。”一位業內人士表示。

電信專家曾劍秋也對此表示過疑慮。他認為,未來移動互聯網的應用形式會很多,而中國消費者又有著自己的使用習慣,應用商店未必走俏。
3# babyfish0226
小的目前感覺
nokia的不會有任何影響力(上架條件超挑剔,最難開發)
微軟的 也硬不起來(界面太差)
支持樓主, 謝謝大大無私分享。。。
短時間之內WM與Android的MARKET都不會撼動APP STORE,因為WM與Android的機器都有各家廠商解析度、CPU、晶片組....不同的問題,增加了開發的難度與經濟規模作不大的問題,就算是有規定函數庫等等開發規則,但是他的軟體也不可能會所有機種適用,所以我個人是不看好的。
基本上硬體如果不能統一規劃,像iPhone一樣,那種複雜度,擴散性,不只造成開發者困擾,連使用者都會很麻煩,到時候軟體維護,更新更不易,更別說金流制度如何控管了,別人想超越,除非複製蘋果模式,然後手機賣的跟iPhone一樣多才可能,不過想也知道不可能...
非常感謝分享
Hi, I am Cannix Abura
非常感謝分享
Hi, I am Cannix Abura
返回列表